yabo88

以工业发家的德国城市不在少数,我们印象中的工业城总是蒙着一层灰暗的面纱,废气弥漫、污水横流,绝不会是游人青睐的休闲胜地。不过,行事严谨的德国人绝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。在明媚的莱茵河畔,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市勒沃库森坐落于此。勒沃库森因跨国集团拜耳股份公司而闻名全球,但它并不甘心被贴上“药厂”的单一标签,在发展工业的过程中,勒沃库森没有牺牲城市的绿色。

勒沃库森拥有800多年的历史,但事实上这片地区直到1930年才联合成为一座完整的城市,此前很长一段时间,勒沃库森只是科隆与杜塞尔多夫附近的几个小村庄。勒沃库森的工业基因先于它的城市记忆而存在,早在19世纪年这里就已经拥有一座大型工厂。1863 年,威斯考特和拜耳两位先生在巴门即今天的乌珀塔尔成立了拜耳公司,这家化工公司后来迁居勒沃库森,并于 1891年将其驻地定在今勒沃库森的一个城区——“绿色草原”威斯多夫。企业家卡尔-勒沃库斯根据自己的家族所在地将工厂周围的社区命名为勒沃库森,这便是勒沃库森城市名的由来。如此看来,勒沃库森与工业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捆绑在一起。

对勒沃库森这座城市来说,城市的发展离不开拜耳公司;而对拜耳公司来说,这座城市也为其提供了绝佳的发展条件。作为新兴工业城市,德国药品阿司匹林闻名全球,而1899年拜耳公司已经对其申请了专利保护。1912年,拜耳总部落户勒沃库森后,逐步成长成为拥有医药保健、材料科技以及作物科学三大支柱产业的著名全球性企业。勒沃库森在化工成就节节攀升的同时兼顾环保,这或许也是它区别于传统工业城市的最大优势,而拜耳公司作为勒沃库森的第一名片对此居功至伟。如今的拜耳总部所在地位于勒沃库森最大也是最早的工业园区——Chempark,该园区的发展理念是“成本效率和产品质量”与“环保和安全”同等重要。事实上,近二十年以来,拜耳集团在环保方面的投入超过160亿欧元。无论是勒沃库森这座城市,还是拜耳这座企业,在双方各自的故事中,都甘愿为对方做“配角”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debzdesignz.com/,勒沃库森队

yabo888

中国江苏网讯 昨天,我市与德国勒沃库森市续签友城协议。协议签署前,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黄莉新会见了由市长莱茵哈德·博鸿率领的勒沃库森市政府和企业家代表团一行,市领导张叶飞、嵇克俭会见时在座。

黄莉新在简要介绍我市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后说,无锡与勒沃库森缔结为友好城市关系以来,两市在经贸、科技、文化、教育、体育、医疗等领域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合作交流,勒沃库森市已有4家企业先后在锡投资,特别是朗盛公司在锡设立了全球研发中心,其实验室拥有世界最高水平。两市新一轮友城协议的签署,必将进一步推动双方之间的合作交流不断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。希望两市之间全面加强在贸易投资、科技创新、产业发展、文化教育等领域的交流合作,更好地实现优势互补、合作共赢。

莱茵哈德·博鸿表示,无锡是一座经济增长快、发展活力强、开放程度高的城市,与无锡结为友城令勒沃库森感到骄傲。此次来锡访问,意在推进两市教育界的交流合作,促进两地企业之间的经贸往来。今后将以友城合作为平台,为不断深化两市间的友好交流及经贸往来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勒沃库森市位于德国北威州,有着800多年的建市历史,以拜耳集团和德甲勒沃库森足球队闻名世界,2005年6月与无锡缔结国际友城关系,是我市在德国的重要合作伙伴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debzdesignz.com/,勒沃库森队

yabovip333

采访到程盼超完全是个意外。到武汉的第二天,记者在他的店里点了一份外卖,因为临时更改订单,就加了他的微信,把钱付给他。偶然地,看到他最近的一条朋友圈这样写道:“任何买不到口罩的朋友到店皆可免费领取口罩。公益也许会迟到,但永不缺席!”这条朋友圈还配了一张图,图中夜幕笼罩的城市里,一家便利店的灯光亮着。

后来,记者便默默地关注着他,看到他在朋友圈里晒自己深夜下班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,看到他自称“无畏青年”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debzdesignz.com/,勒沃库森队看到他感慨“很庆幸从事便利店工作,疫情期间实现职业价值”……

终于有一天,记者忍不住联系了他。在采访中,才惊讶地了解到,他是个95后,自愿留守,一个人支撑了这家店两个月。他深夜下班发布的朋友圈背后,是每天晚上搬200箱货的辛劳;他无畏的背后,是吃着泡面坚持了许多天;他实现职业价值的背后,是以一己之力撑起附近一个小区的团购需求……

记者问他,天天一个人守店,不孤独吗?他说,没有顾客的日子里,外卖小哥成了他最好的朋友。他会把口罩免费分享给他们,和他们聊上几句。还有一位顾客,看他一个人搬货很吃力,就主动帮他把所有的货都搬完了。后来,这名顾客去当了志愿者。“想到大家都是一起在为城市付出,就不觉得孤单。”程盼超说。

他说得很平淡,桩桩件件都是日常小事,也正是这些小事最令人动容。程盼超也好,外卖小哥也好,那位无名的顾客也好,他们是千千万万个努力维护城市温暖如常的武汉人的缩影。

90后民警燕占飞在火神山医院等地执勤,几乎每天都要走好几万步,不曾抱怨一句;社区卫生主任徐蕾得知一位居民家里没米了,深夜冒雨给他送了10斤米;社区干部张胜林忙到凌晨后,穿着防护服坐在医院大厅里的凳子上睡着了,两手缩进防护服的袖子里,看着让人心疼;还有一群坚守多日的志愿者,他们有的值守在卡点,给人们测体温、消毒,有的在社区运送新鲜的蔬菜,有的在方舱医院给病人们播报新闻,他们很多都是90后、00后,还是一群“伢们”……他们是黑夜的灯光,是城市的希望和力量。

各地援鄂医疗队撤离的时候,许多武汉人哭了。是因为感激,是因为不舍,更是出于英雄与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。当武汉回归往日的节奏,这些英雄又将退隐到日常的琐细生活中,用人间烟火遮掩了面容。

(报道组成员:光明日报记者蔡闯、安胜蓝、刘坤、张锐、王斯敏、张勇、晋浩天、章正、李盛明、姜奕名、卢璐 光明日报见习记者陈怡 光明网记者季春红、李政葳、蔡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