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bovip18-美国的故事(12)-宽容法案

自1533年英王亨利八世(Henry VIII)的“新教改革”以来,英国的“新教”(Protestants)历经坎坷,终于成为国教,英国国王也是教会的领袖。虽然英国“新教”保留了很多天主教的特点,但表面上它是与罗马教廷一刀两断了。“新教”教徒在英国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,而王室的专制又让持不同信仰者难以立足。特别是天主教徒(Catholics),成了“新教”的重点打击对象,备受歧视。

有一位英国贵族乔治·卡尔沃特爵士(Sir George Calvert),他出身于一个富裕的家庭。可比较麻烦的是,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天主教徒。1579年,当乔治出生时,英国已经是“新教”的天下。迫于压力,父母把他送到“新教”学校读书,他也似乎变成了一个“新教”徒。18岁时,乔治获得牛津大学的学士学位,他的专业是外语。从牛津毕业后,乔治又在伦敦学了3年法律。后来,他娶妻生子,一切都是以“新教”的模式进行,一切都似乎顺理成章。

1601到1603年,乔治·卡尔沃特游历欧洲时,遇到了他事业上的导师罗伯特·塞西尔爵士(Sir Robert Cecil)。塞西尔深得英王詹姆斯一世(James I)的赏识,历任枢密顾问(Privy Councilor)、国务大臣或国务卿(Secretary of State)、和财政大臣,是当时最位高权重的人物。 乔治·卡尔沃特精通多国外语,再加上他的法学根基,很快就成了塞西尔的得力助手。尽管卡尔沃特家族的天主教背景让乔治的“新教”信仰显得有点勉强,但厌恶天主教的塞西尔还是很喜欢乔治,让他随着自己步步高升。在塞西尔的调教下,乔治·卡尔沃特成了职业外交家。与此同时,良好的教育和丰富的阅历也让他变成一个真正的绅士。他待人厚道,处事老练,很得大家的喜爱和尊敬。

塞西尔去世后,乔治·卡尔沃特继续受到詹姆斯一世的重用,他经常作为国王的特使出访欧洲各国。1619年,卡尔沃特被任命为国务大臣,走到了他政治生涯的顶峰。俗话说,“水满则溢”、“树大招风”,卡尔沃特在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,开始受到来自议会和政敌的攻击。卡尔沃特家族的天主教信仰再一次成了人们的话把子。

渐渐地,卡尔沃特发现自己失宠了。就在他事业开始走下坡路时,私生活也受到沉重的打击。1622年,他的妻子去世,给他这个单身父亲留下10个孩子,最大的只有16岁。英王詹姆斯一世倒是挺讲义气的,在爱尔兰给了他一块封地。尽管如此,卡尔沃特的政治前途已无可挽回。1625年,他以“健康原因”正式辞去国务大臣的职务。表面上看,他的辞职还是很体面的,国王为了表彰他对王室的忠诚,赐给他“巴尔的摩男爵”(Baron Baltimore)的称号。这个称号是可以世袭的,乔治·卡尔沃特就是“巴尔的摩男爵一世”(1st Baron Baltimore)。

也许政治上的起伏让卡尔沃特看尽了世态炎凉,也许妻子的去世让他感受到人世的悲哀和无奈,也许家族的血液让他听到了最原始的召唤,他不想再为世俗的功利而欺骗自己心灵的感受。就在他辞去国务大臣后不久,他正式成为一个天主教徒。

卡尔沃特早年就对海外投资很有兴趣。1609年,他曾购买弗吉尼亚公司的股份,做了弗吉尼亚殖民地的股东。随着弗吉尼亚变成“皇家殖民地”(Royal Colony),那些股票也变得一钱不值。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投资兴趣。1620年,他又投资在今天加拿大的纽芬兰(Newfoundland)建立起“阿瓦龙”(Avalon)殖民地。他希望这个殖民地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财富。

1625年,卡尔沃特辞职后,他终于可以全心全意地打理自己的殖民地了。此时,他建立殖民地的目的已不仅仅是为了发财致富,而是要为英国的天主教徒们建立一个自由的天堂。

1627年7月,满怀着兴奋和希望的卡尔沃特带着一批殖民者来到自己的“阿瓦龙”殖民地。7月的纽芬兰气候温和,景色宜人,让卡尔沃特心旷神怡。虽然土地没有想像的那么肥沃,但他仍然觉得这是个居住的好地方。他呆了两个月后返回英国。1628年,他带着第二任妻子和几乎所有的孩子再次来到纽芬兰,打算在这里定居。随乔治一起来的殖民者们,有的是天主教徒,有的是“新教”徒。乔治在这里实行“宗教自由”的政策,天主教徒和“新教”徒都可以不受限制地实践自己的信仰。

然而,1628到1629年的冬天让乔治看到了纽芬兰严酷的生存环境。冬天不仅奇冷无比,而且漫长得让人绝望,一直到五月份冰雪才开始消融。由于准备不足,跟随卡尔沃特来的殖民者们90%被严寒和饥饿夺去了生命。他终于意识到,在纽芬兰,除了捕鱼,别的几乎什么都做不成。

卡尔沃特带着全家回到英国。他没有放弃纽芬兰,仍然拥有那里的主权。与此同时,他开始通过各种关系想从国王那里取得另一个殖民地。他看中了北美的“中大西洋”地区靠近弗吉尼亚的那块地,因为那里可以种植烟草。但从查理一世手中得到那份许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卡尔沃特费尽周折,好不容易有了眉目,可他的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。1632年4月15日,52岁的巴尔的摩男爵乔治·卡尔沃特去世了。5个星期后,查理一世批准了殖民地的宪章。

国王的许可送到乔治的长子、“巴尔的摩男爵二世”(2nd Baron Baltimore)塞西尔·卡尔沃特(Cecil Calvert)手中。当年,乔治给他取名“塞西尔”,是为了纪念自己的恩师罗伯特·塞西尔爵士。塞西尔像父亲一样是天主教徒,他也像父亲一样有一颗宽容的心,他要把父亲未尽的愿望变成现实。但因为家族事务繁杂,他们的信仰又经常受到攻击,以至于威胁殖民地的所有权,塞西尔只能留在英国处理纠纷。他派弟弟莱昂纳德·卡尔沃特(Leonard Calvert)前往新大陆,替自己管理殖民地。

说了半天,到底这个新殖民地叫什么名字呢?有人说这个殖民地是以查理一世的王后、法国公主(也是天主教徒)汉丽塔·玛利亚(Henrietta Maria)的名字命名的,有人说是以耶稣的母亲圣母玛丽(Mary)的名字命名的。也许你已经猜到了,这就是“玛丽的土地”(Maryland),音译为“玛丽兰”或“马里兰”,也就是今天美国的马里兰州。

马里兰刚好在“中大西洋”和“南方”之间,有人把她归于“中大西洋”殖民地,我们就暂且把她算作“南方”殖民地吧。马里兰在弗吉尼亚北面,环抱切斯比克湾(Chesapeake Bay),气候温暖,土地肥沃,动植物繁盛,是一个郁郁葱葱、缀锦叠翠的世界。她濒临大西洋,航运便利,海中水产丰富,那著名的“蓝螃蟹”(blue crabs)堪称天下第一美味。巴尔的摩男爵在多年的寻寻觅觅之后,终于走出“苦寒之地”纽芬兰的阴影,拥有了一个如花似锦的富饶之乡。

巴尔的摩男爵塞西尔·卡尔沃特虽然没来北美,但他为殖民地制定了非常细致的管理条例。在条例中,他特别强调了不同教派之间互相宽容的重要性。他嘱咐弟弟一定要非常“小心”,保护殖民地的团结与和平。塞西尔继承了父亲追求“宗教自由”的理想,他不仅要让马里兰成为天主教徒的天堂,而且要让她成为所有基督教派别的天堂。

1649年,塞西尔起草了《马里兰宽容法案》(Maryland Toleration Act),敦促马里兰的殖民地议会通过了这项法案。这是继罗得岛(Rhode Island)立法之后第二部以追求信仰自由为目的而制定的法律,保护基督教各派别不受干扰地以自己的方式崇拜上帝与耶稣。但是,这个法案保护的“自由”只限于信奉“圣父、圣子、圣灵”的宗教(Trinitarian Christians),也就是信耶稣基督的教,包括天主教,“新教”,“纯净派”,等等。对不信耶稣基督的宗教,比如犹太教,则一点也不宽容,或判绞刑,或没收财产,或鞭打,惩罚非常严厉。

虽然《宽容法案》有很大的局限,但不要忘了,它出现在人们为宗教争得你死我活的十七世纪中叶。在欧洲的启蒙运动(Enlightment)还没有拉开序幕的时候,它就已经把“宽容”二字写进了法律。难怪历史学家们把它看作“宗教自由”之路的里程碑。人们从后来的《美国宪法》第一修正案中也看到了《宽容法案》的痕迹,第一修正案的某些文字甚至是从《宽容法案》里原文照搬过去的。另外,1689年英国的《宽容法案》,宾夕法尼亚的“神圣实验”,以及其他南方殖民地的法律,据说都是受了马里兰《宽容法案》的影响。

巴尔的摩男爵塞西尔从未到过新大陆,但他却有效地管理马里兰殖民地长达42年。卡尔沃特家族把马里兰打理得秩序井然,他们的宽容也让殖民地充满生机。后来,人们把马里兰最大的城市命名为“巴尔的摩市”(Baltimore City),还有“巴尔的摩县”,“巴尔的摩街”,“卡尔沃特街”,等等,以纪念这个家族对新大陆的贡献。

现在,弗吉尼亚的北面有了马里兰,南边也没闲着,又出现了另外两个殖民地。1663年,为了表彰一些贵族对国王复辟的支持,英王查理二世(Charles II)把弗吉尼亚和佛罗里达之间的那一大片地区封给了8位贵族领主,包括1个公爵,3个伯爵,1个男爵,和3个爵士。他们把这个殖民地叫做“卡罗来纳”(Carolina),以纪念查理二世的父亲查理一世。后来,卡罗来纳分成“北卡罗来纳”(North Carolina)和“南卡罗来纳”(South Carolina),就是今天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和南卡罗来纳州,简称北卡和南卡。

这些贵族们在英国养尊处优,压根儿就不想到新大陆去受苦。他们都在家坐着,派人代替自己来管理殖民地。他们本想在新大陆生产葡萄酒,丝绸,和橄榄油,结果,阴差阳错,卡罗来纳成了靛青(Indigo)和大米的产地。靛青是当时欧洲最重要的染料,卡罗来纳因此发了财。气候湿热、河道纵横的南卡罗来纳的确是种水稻的好地方。至于大米的种植技术是如何传入北美的,有人说是由亚洲移民带来的,也有人说是非洲黑奴带来的。反正,南卡罗来纳莫名其妙地成了“鱼米之乡”。当然,所有这一切,都是建立在黑人奴隶的辛勤劳动上。

南卡罗来纳因为土地肥沃,人们的生活比较容易富足,有更多的时间娱乐。殖民者们在南卡建立了一个港口,用国王的名字把它命名为“查尔斯顿”(Charleston)。查尔斯顿很快就成了南方最忙碌的港口,也是最有贵族气息的城市。北方的富豪,南方的种植园主,甚至欧洲的贵族,都来到查尔斯顿,寻欢作乐,醉不思归。以大奴隶主大种植园主为核心的“南方文化”和他们悠闲奢侈的生活方式渐渐形成了。奴隶制度在新大陆更加根深蒂固,因为人们已经养成了对这种制度的严重依赖。没有奴隶的劳动,大家靠什么生活呢?天不是要塌下来吗?

北卡罗来纳就不像南卡罗来纳那么幸运了,因为这里的土地不够肥沃,人们需要辛勤劳作才能养活自己。所以,北卡的大多数殖民者是自耕农,很少有大种植园主。在这种相对平等的环境中,北卡罗来纳成了北美最“民主”的殖民地。她的民主跟以前我们讲的康涅狄克的民主不一样。康涅狄克的民主是建立在一个比较完善的宪法的基础上的(还记得《基本秩序》吗?),是有秩序的民主。而北卡的民主基本上属于“无政府”状态。殖民地的管理人很少理事,大家想干什么干什么。这下可糟了,北卡成了海盗猖獗的地方,估计跟今天的索马里有一拼。政府都不管,谁还管得了?更有甚者,1677年,北卡一群殖民者居然宣布脱离英国的统治,成立独立的政府。英国费了好大的劲才扑灭了“叛乱”。所以,应该说,北卡罗来纳才是北美第一个宣布独立的“国家”。

英王看到这些贵族们对殖民地也不上心,再加上卡罗来纳有油水可捞,于是,将南、北卡罗来纳都收回,变成“皇家殖民地”。如果你仔细数一数,英国在北美已经建立了十二个殖民地。可是,“星条旗”上却是十三条横杠。那剩下一个殖民地叫什么?她又是如何诞生的?英国政局的变化将对北美产生怎样的影响?请看下一个故事:英国人的权利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debzdesignz.com/,卡尔沃特-勒温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